• 订阅RSS Feed

看看多少污染进入河道?如何治理是重点

5月 5, 2014   //   by hengjie   //   行业新闻  //  0 评论

论大江南北,城市面临着相同的尴尬:黑臭之河越来越多,黑臭之河治理也越来越困难。

那么,河,何以变“黑臭”?为何现有手段治理黑臭常有反复?黑臭产生的机理何在,能否控制黑臭产生?就像打疫苗可以预防生病一样,能不能找到治疗黑臭的“环境疫苗”?记者近日获悉,江苏省连云港市创新方法治理黑臭河道取得初步效果,遂赴实地展开调查。

 

看看多少污染进入河道?

生活污水是导致城市河道黑臭最普遍和最主要的污染源

生活污水是导致城市河道黑臭最普遍和最主要的污染源。其他污染源还包括生活垃圾、有机工业废水、合流制管网溢流污水、污水厂尾水、畜禽养殖场粪便污水等。

以连云港市西盐河为例,其横跨市区南北7.3公里,水质呈劣Ⅴ类,城中心区域长达3公里的河道两岸规模酒店共计135家、生活社区24个、农贸市场3个、医院4所、学校4所、其他类场所24个,因属老城区未纳入集中污水管网,日均产生污水3万多吨,沿17个石坡标准排污孔直排西盐河。

西盐河畔盐河南路与大庆西路交界地带,是当地有名的餐饮业集中区域。中午时分是用餐高峰,距离其最近的一处排污口正不时往外排放污水,河面泛出油花,污流粘稠呈灰黑色,臭味10米开外便能闻到。

经过此地的徐学贵老人告诉记者,他今年63岁,自幼在河边生活。“那时的水可以直接饮用,还能钓到鱼蟹。但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河边建起居民区、餐馆之后,水质就开始变差。”

不远处的河道上,一艘垃圾清扫船打捞着漂浮在水面上的垃圾。

传统“老三样”为何治不好黑臭?

传统手段不仅耗资巨大,对河道生态也有破坏性,关键不能从根本上消除污染源

为减轻污水直排河道带来的负面影响,连云港长期以来一直依靠江苏省的财政专项拨款对西盐河进行黑臭治理,采用上游定期开闸的办法,利用从蔷薇河引流的长江清水进行冲污,并最终流入大海,日约引入清水42万吨。仅此一项就耗资巨大,不光如此,一旦关闸停放,黑臭会再次出现。

据连云港市发改委主任陈佑龙介绍,近年来当地也在反思原有的治理模式,传统“老三样”不是会产生新的环境破坏,就是治标不治本。老办法不能从根本上消除污染源头,造成治理反反复复,黑臭成顽疾,必须寻求创新的技术和方法。

陈佑龙口中的“老三样”即目前我国城市黑臭河道治理多采用的传统工程手段,例如曝气复氧、冲水、清淤等,不仅耗资巨大,工程手段本身对河道生态也有一定的破坏性,降低其自净能力,加之不能从根本上消除污染源头,造成治理反反复复,黑臭成顽疾的窘境。以连云港为例,每年用于治理河道的专项资金过亿元,但实际治理效果并没有根本性改善。

2012年,为探索有效的黑臭河道治理方法,连云港市尝试采用新型生物修复技术,并率先在西盐河进行示范实验。项目截取朝阳桥、华北桥两桥之间的河段,长822米,水面宽50米~60米,水域面积约4.5万平方米,常年水深在2.2米~2.8米,由于十几年没有清淤疏浚,淤深达40厘米~80厘米。

在现场,河段两端被橡胶围隔大坝隔开,一张深色大网铺设在河体内。直观来看,实验河段较其两边河段水质更加清澈透亮,也无明显异味。随机采访沿岸居民,他们均表示治理后水体有明显改观。

怎样攻克黑臭顽疾?

真正了解黑臭机理,找到一种生物高分子材料降服造成黑臭的微生物,消除水体富营养化疾病

黑臭到底是怎么形成的?项目实施方苏州汾湖微生物防控科技有限公司总工程师范净告诉记者,“黑臭是水体有机物污染的一种极端表现,大量有机污染物进入水体,在藻类等好氧微生物的生化作用下,消耗了水体中的大量氧气,使水体呈缺氧状态,致使厌氧细菌大量繁殖,有机物腐败、分解、发酵使水体变黑、发臭。”

在这个示范项目中,使河水变清的“功臣”其实就是这看似普通的渔网,而奥妙就是涂抹在网上的一层特殊材料。

“它是一种MEP(微生物与环境保护)生物高分子纳米材料,采用绿色可再生材料研制而成,具备树脂属性和形态,通过生物相容性的杀菌机理能够杀死微生物中几乎所有的细菌、霉菌等,从而有效控制河流湖泊、海洋、土地、空间界面等不同质体环境的微生物影响。”范净说,他更愿意称其为“环境疫苗”。

目前,这一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高分子材料已通过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研究所、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的科技成果鉴定,为“原创性发明”。广东省微生物分析检测中心采用国际标准对其进行了抑制有害微生物功能检测,报告中显示,其对金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的抗菌率大于99.99%,抗真菌防霉性能、抗藻性能均为最高级的0级。

范净介绍说,MEP生物“网捕”技术通过在河床、河体中间铺设两层网络,将河体污水分割为上下两层,便于分层去除污染物,“网捕”也同时扩大了两倍的有效面积,提高了污染物去除率和分解效果。

记者在实验河段实地采访看到,“网捕”作用后,大量藻类纤维状残体凝絮成密集的茧状,故称藻茧,每个藻茧中滋生出红线虫,红线虫疏松了河床底泥,分解和去除有机污染物,并吸引鱼虾前来觅食,这样以网捕为基材的生态床由此构成。

“就在去年年底,西盐河十余年看不见的鱼群在实验河段出现了,鱼群多了,还把野鸭吸引来了,MEP示范河段开始呈现出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状况。”一组在长达624小时的上游关闸蓄水期内所做的检测数据显示,西盐河试验段水质透明度提升了一倍,氨氮去除率97.79%,总磷去除率90.65%,主要水质指标达到地表水水质Ⅳ类标准,水体富营养化特征基本消除。

此外,在安徽合肥进行的另一项示范工程也出现了相同的生物现象。

2013年1月28日,合肥市包河区水环境监测中心站出具的对合肥实验项目的水质监测报告显示:溶解氧15.42mg/L,氨氮0.702mg/L,总磷0.212mg/L,主要水质指标高于Ⅳ类、略低于Ⅲ类国家地表水限值指标。比较黑臭河段的本底值,溶解氧从0提升至15.42mg/L,也是地表水限值的4倍,氨氮和总磷分别下降35.61和14.15倍。

黑臭河流能做什么用?

能否让城市河流成为天然的城市第二污水处理厂,城市污水可做资源化利用

河流承载着人们太多的情感,是重要的公共产品之一,政府能不能还市民一条清河?

现实是,越来越多的城市普遍面临“缺水+污染”的困境。目前,我国中小城市河流一般兼具泄洪、纳污、航运、景观等多项功能,功能之间互相牵制,甚至矛盾对立,如河流既要纳污又是景观;在管理上则面临“九龙治水”的无奈,城市河流治污难以统一,这也是城市黑臭河流难治的根源之一。

“根治河流黑臭,不单单靠技术,更要对河流水系整体铺开治理,才能形成一个城市优良的水环境和小气候。”范净坦言,目前国内大多数城市对河道治理都存在源头截污趋于失守、末端治理流于形式的现状。

在他看来,城市河流更应成为天然的城市第二污水处理厂,提升水质反补地下水乃至饮用水源。“通过生物网捕治理河流原位修复后,将污水处理厂二级出水和尾水都排入河流,充分发挥网捕产生的生态链作用,让城市污水实现资源化利用,成为人类第二水源,为政府和老百姓解决越来越迫近的水危机。”他说。

陈佑龙认为,MEP生物网捕技术与连云港市希望的河道黑臭治理思路不谋而合。一期效果已经显现,生物特征出现了,很有说服力。这个选择体现了连云港市政府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

范净承诺,“从目前的实验效果来看,一条10万立方米的黑臭河流网捕铺设工期只需一周。3天后可除臭,20天内建立网捕生态床,30天出现鱼群。原位修复,保质两年。”

相比清淤、冲水、曝气甚至底质硬化、明渠覆盖等工程性治理,MEP网捕技术除治理周期更短、标本兼治以外,成本也更加低廉。

范净表示,“通过量化去除污染物的性价比,按照透明度、氨氮、总磷、COD、溶解氧等8项指标进行收费。竣工后一个月为监测水质日期,经公证处公证,验收后付款。”有业内人士评价,此举能够帮助政府改变重工程建设、高成本投入的传统治水模式,政府创新治污思路,通过购买环境服务,验收河流质量恢复,还市民一条可游泳的河。

近日,江苏省南京、浙江省嘉兴等地增设“河长”一职,多条治理“老大难”的河流由辖区党政一把手直接负责。而安徽省合肥巢湖蓝藻生态应急治理方案目前正在国内公开征集方案。

河流,等待着人们归还其原有的风貌和功能。

评论已关闭.